夜来香

文学|时间:2016-12-19 14:28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331

夜风初冷,叩醒了冬日的一帘幽梦。楼下的夜来香,轻绽着素雅的风姿,静静地映着月色,如期吹来一阵阵沁人的芬芳。翠绿的叶、洁白的花、清灵的骨,清绝宜人。

我对夜来香的喜爱,源于儿时的记忆。那时,我的父母工作在湘赣粤交界的核工业地质队,长期居于野外。入夜后,父母便将我安顿在屋前的一株夜来香下,轻轻用蒲扇拍打着我的身体,给我讲述那遥远而又亲切的故事。母亲说,夜来香本是天上的一位仙女,因为爱上了萤火虫,所以总在夜间开放。为了躲避王母娘娘的惩罚,他们在尘世生灵们酣睡后,便相聚在一起。萤火虫每夜凭着夜来香的香味找到了情人的约会地,而萤火虫飞来飞往的灯笼,则是夜来香送给他的定情物。夜来香的馥丽有安康定神、驱蚊除瘴的功效,尤其对孩子,更有驱邪和守护的抚爱。也许正因为有了夜来香的庇佑,我小时候极少因蚊虫叮咬而生病,就连身上的痱子,也比其他孩子少许多。

花香寒露,人见犹怜,但其药用功效却不容小觑。取山泉泡之,则香韵清绝;或浸入酒中,则风靡岁月。我记得隔壁有一位四川的叔叔,用夜来香来做凉菜,亦别有风味,据说还可以清热解毒呢。

花通人性,这也许是小说里才有的故事,然而在我的父亲身上却真实地发生了。父亲是上世纪60年代核工业的荣誉功臣队员,于1985年盛夏去世。让我感到特别奇异的是,家里那株父亲喜爱的夜来香盆栽,无论怎样浇水施肥也不再繁盛,竟也随着父亲的灵魂一起扶摇而去了。当时,不光我们全家感到感慨,就连隔壁的其他地质队员也百思不解。在送别父亲时,有人写出了这样的挽联:心系核工业英名长存留典范,魂牵夜来香驾鹤西去月光寒。我只记得这是出自工会一位姓丁的干事手笔。前几年我曾经到父母单位打听过他,听说他也已离世多年了,不知他是否记得一个晚辈对他的敬爱呢?

也许是缘分所使,这些年,无论我身在何处,我所居住的地方皆种植夜来香。我一直把她作为修性扬善的动力,更作为一种思亲怀旧的情愫。夜来香的花季很长,从暮春到深秋,每到入夜便悄然绽放,从不曾间断,也从不与其他花儿张扬争艳,这也许正是她将谦逊洁雅、超凡脱俗的美德共存一身的本性吧。

花瓣如雪,沁肺芬芳。我从未唱过邓丽君那曲《夜来香》,但这小小的精灵,却透过漫长之夜不断呼唤我的心灵,让我在孤独寂寥的时候,在许多个茫然无思的日子里,与其共叙衷肠……(吕镇书)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