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

文学|时间:2016-12-19 14:29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137

幼时家中屋顶,有个用水泥砌成的大花池,里面种满了茉莉。过去受条件所限,普通人家少有名花可种,都是胡乱种一些绿叶植物,作为庭院或平台的点景,兼而颐养性情。茉莉属于懒人花卉,生命力极为强健,无须费时费力进行养护,有时候疏于照管,经旬累月不去浇水,等到想起来再去看时,枝叶依然是充满了生气活力,绝不会凋萎枯败。

茉莉虽然卑微,却有着一份小家碧玉的端庄,绿叶擢秀,素蕊香融。虽为荆钗布裙,却绝不轻贱,即使没有傲世的姿容,亦不会随意牵合,其韵致,在于各人慧心领会。白天的时候,赤日当空,茉莉显露出几分憔悴,洁白的花蕾蜷缩着,抵御着暴戾的阳光的直刺。翠绿的叶子,积蕴了过多的热力,色泽看上去有些深,惟有细瘦的枝干依然挺拔,无声地透露出些许倔强与茫然。忧郁而不幽怨,一如佳人之不遇,让人产生托喻之想,或许这就是屈原所说的“闭心自慎,不终失过”了。

茉莉最美的时候,是初秋的晚上。饭后提一桶凉水到楼顶,浇花时顺便把地也浇一浇,待地上的暑热散尽,端一张板凳到花丛旁边,静坐纳凉。如圭的月色,照在茉莉的白色花瓣上,像是铺了一层银粉,更衬出茉莉的素洁来,仿如汉白玉雕琢的一般。随着手中的蒲扇轻摇,阵阵香风袭入鼻孔,令人神清气爽。茉莉的香气是很清新素雅的,绝不会浓艳得令人生厌,就是那么淡淡地、似有似无地随风轻拂而至,不带一丝尘世的烟火气。此时身边若是再有一曲洞箫或古筝,更会有一缕白露沾衣、清入肌骨的泠然之态,令人几疑是身处广寒深宫里了。

古人对茉莉的好感,也是因其花香清幽,沁人肺腑。自汉代被胡人引种到中土之后,茉莉就迅速普及开来,尤其南方各地,种植颇多。汉代陆贾《南越行纪》:“南越之境,五谷无味,百花不香。此二花特芳香者,缘自胡国移至,不随水土而变,与夫橘北为枳异矣。彼之女子,以彩丝穿花心,以为首饰。”西汉时,岭南被视为蛮荒之地,种植的粮食谷物,甚至花花草草都被中原人士看低,后来胡人将素馨和茉莉从西亚移植到南海一带,清雅的花香丝毫不减原产地。而且岭南土著认为茉莉的花香,可御湿热蒸郁形成的瘴气,遂竞相植之。少女还用彩线把茉莉花串起来,作为花环戴在身上,既可香体,又可作为装饰。

与花败即残的十里荷花、九夏芙蓉不同,茉莉花可以用于窨茶。将鲜茉莉花放入茶叶中,使茶叶熏染上花香,可窨制成香气袭人的香片。干枯后的茉莉花瓣,杂在茶叶当中,成为了一个不起眼的淡黄色小片,失去了鲜活的生气。但只须沸水一冲,得到了水分的滋养,看似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花瓣,又会重新绽放开来,随着氤氲的水雾,优雅灵动地漂浮在茶水中,有蕙心纨质之致。

少年时第一次听蔡琴的《六月茉莉》,一首半叙半咏的闽南民谣,一下子就找到了共鸣,感觉就像是在听邻家姐姐讲述她的故事。随着朴素如茉莉的独白,一幅幅画面在眼前展现开来——古旧的小镇,已被踩踏得圆润了的青石台阶,静静地摆放着一朵花心犹带露滴的茉莉花,在清晨的微风里,仿若一粒洁白闪亮的珍珠,显得是那么生机盎然。是啊,何必要去追问是谁放的呢,茉莉花上,本来就带有一缕心领神会的幽香啊!(青丝)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