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寨有个132岁老寿星?

人文柳州|时间:2017-04-28 14:30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民国时期他有过一个名字叫李德恒,新中国成立后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李仙皇。”“他黄埔军校二期毕业,能说出袁世凯、孙中山、黄兴等民国往事。他与民国同龄,或与晚清同龄,当地人讲他已102岁,他的证件照登记他已126岁,他说自己已经132岁。他每天还能抬起三五十斤的东西,天天参加劳动,种出的大薯脸盆一样大”……近日,有网友发帖称,在我市鹿寨县导江乡长垌村龙母屯有如此一位“奇人”,为给他办理户籍手续,当地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将他的证件拿走,至今一年多却无回音。此事很快引发关注,记者调查发现事情真相扑朔迷离。


李仙皇在淘米


老人独居山野   自称132岁


4月20日一大早,记者在鹿寨县农业局经管站站长李新建的带领下来到鹿寨县龙母水库,在一处偏远的山坡上找到了老人。这里面朝水库,有两间并排的低矮房间,一间为老人的卧室,用红砖所砌;另一间是用木头围起来的简易厨房,里面堆满杂物和柴火。


见到记者后,老人走出房间,往灶里添柴火熬粥。记者看到,老人个子不高,戴着精致的小草帽,穿着略显陈旧的西装,脚下的皮鞋很明亮,虽然看上去年事已高,但耳聪目明,能以普通话顺利沟通,还“一餐能吃一碗饭,以青菜为主,从不喝酒抽烟。”


“早上天气凉爽,刚去瓜地里干活回来。”老人将灶台塞满柴火,然后与记者聊起来。老人说自己叫李仙皇,今年已132岁,老家在河南,从小入清宫跟过清朝末代皇帝、李鸿章等,长大后参军,一路南下打日本,抗战胜利后他便留在广西。后来打过土匪、当过派出所所长,下放到导江修过水库、建过公路、在农场劳动过。


李仙皇称,他有过几段感情,还有过一个儿子,但已战死。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一位姓关(音)的柳州妇人。很早前,李仙皇从导江黄坭村搬到龙母水库,并在水库边的岩洞里住了10年。然后该妇人来到山里和他一起生活,两人修了猪圈和住房,种了农作物,这种生活持续了10多年。本世纪初,李仙皇和妇人突然离开深山,远赴昆明,直到去年,他又回到水库边,住进以前修的房子里。


李仙皇在烧柴火煮粥


村民:常有外人慕名来访


“我还参加过四川五军老战士代表大会。”聊到抗战话题,李仙皇神情激动,他带记者走进住房,从一个保管严实的编织袋里掏出两套制服,一套为老式的公安警服,一套为旧军装。他说,公安服是当派出所所长时留下来的,这么多年一直保留着。


记者同时注意到,老人家的住房还算整洁,基本电器俱全,还有电视机和影碟机,经常播放一些抗战连续剧和云南山歌剧。李仙皇表示,他喜欢看电视,也看得懂。不仅如此,李仙皇还掏出多张小孩照片,称自己有不少“养子”“养女”,其中有个养女还出国留过学,他在昆明期间就是帮养女带小孩,“现在小孩上高中了,不用我帮忙了,我就回鹿寨了。”


李仙皇穿上“军装”


这些在村民看来,李仙皇和其他老人很不一样。


采访中,“70后”村民廖瑞慧翻山越岭来看李仙皇。廖瑞慧说,他小时候就认识李仙皇了,老人独自生活,没有田地,也没人太过关注其真实身份。在他的印象里,李仙皇和关姓妇人一起生活后,他的生活才热闹起来,经常有人不远千里进山找两人。村民们对此感到很疑惑,也有人纷纷猜测老人为何隐居深山。


现在,山里通了水电,生活方便不少,但老人独居于此并不安全。前段时间,李新建在工作巡查中发现此事,他为老人带去爱心物资,并想办法解决老人的养老问题。“百岁老人还有这么好的身体?”“老人到底有没有亲属?”李新建也产生重重疑问。





亲人说他是“熟悉的陌生人”


带着问题和期待,记者和李新建再次上路,来到李仙皇数十年前常居的导江乡黄坭村。


经过多方打听,记者找到村民韦仁良。今年71岁的韦仁良告诉记者,他们应该是李仙皇目前唯一的亲人了,他妻子的父亲和李仙皇是亲兄弟。李仙皇并非河南人,他老家在梧州藤县,会说土白话,1968年来到黄坭村。由于岳父早逝,照顾李仙皇的任务就落在了韦仁良身上,韦仁良平时帮他送东西,还帮他修了水库边的房子。


李仙皇从昆明回到鹿寨后,先在韦仁良家住了几个月,后又搬至水库边。至于年龄问题,韦仁良说,李仙皇来黄坭村时已五六十岁,具体不好说。现在,韦仁良定期给李仙皇送米油,但他感到为难:“我也七老八十了,还要靠小孩养,这样下去负担挺重。”


在亲人们眼里,李仙皇是个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韦仁良感到蹊跷——“不知道他究竟有何能耐,找他的人很多。”



↑7年前的会员证上登记年龄为126岁



韦仁良说,李仙皇去昆明后不久,有人从南宁开车过来找到他家,带着现金要感谢李仙皇。这些年,不断有人来找他。李仙皇回到鹿寨后,来找的人更多了,这些人主要来自桂林、南宁等地,“有的人来了好多次,有的人每次来都给钱,几百到1000元不等。”还有人专门开车接李仙皇出去。


当天的采访中,韦仁良唯一想到与此相联系的就两件事。一个是李仙皇以前有脱逃术,能挣脱各种绑法。另一个是,当年李仙皇住岩洞时,洞内有100来平方米,韦仁良亲眼看到床头有条“扁头风”,还提醒李仙皇睡觉时不要乱动,以免被咬伤,其洞内还有个神秘的房间,从不给人进去。尽管猜测不断,但韦仁良明确表示,从来没见过李仙皇有妻儿,也没见过他的养子女。


李仙皇果真有132岁吗?其身世如他所说吗?其所称的“养子”“养女”又都在哪里?其手上的“四川五军老战士代表大会会员证”又是怎么得来的?我市一位九旬老人为何要称李仙皇是其失散多年的亲哥?还有李仙皇今后的养老问题又将何去何从?请关注晚报后续报道。(记者 李书厚 陈跃文)


见习编辑:六六

相关阅读:

  1. 1我市开展2024年新春植树和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 加快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柳州
  2. 2时隔几个月,太阳村镇青年杨祥再次应征入伍 “想回部队当驾驶员,续写荣光”
  3. 3柳州螺蛳粉征服“河南胃”
  4. 4火力全开 铆劲生产 春节假期后一批柳产车轮出口美国
  5. 5文旅市场迎来“开门红” 我市春节假期共接待游客603.97万人次 实现旅游收入43.02亿元
  6. 6花开春意浓 醉了赏花人
  7. 775个重大项目,总投资达251亿元!我市举行2024年一季度重大项目集中开竣工仪式
  8. 8动力电池 生产火热
  9. 9融江特大桥建设按下“加速键”
  10. 10做文明游客 过开心假期